比蠱蟲、降頭、趕屍更離奇 

  中國首部御蟲祕術懸疑小說 8/30(四)即將出版!

 御蟲師_立體書封   

 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精選試讀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請問車頂上的可是歐陽家的後人?」潘俊朗聲喊道。

「你出來看看就知道了嘛!」車上的女子爽朗地說。

潘俊心想,木系與火系不曾有過往來,也沒有什麼過節,應該不是來找碴的。想到這裡,潘俊輕輕推開車門,員警驚懼地緊握手中的佩槍,額上早已經冒出了冷汗。

潘俊倒是不慌不忙,左腳一踏出車門,瞬間有個黑影從車頂飛了下來。潘俊連忙將腳抽回,一踏上車緣,縱身從車裡飛出去。

這一縱身竟然跳出三公尺外,潘俊還沒站穩,便覺得一陣冷風迎面而來,從形狀上看,女子擲來的應該是一枚流星球,如果這時潘俊直起身子,就恰好被那枚流星球擊中。他連忙變換身形,向一邊傾倒,一隻手撐住地面,手臂一用力竟又跳出了三、五公尺。

女子從車頂翻身下來,站在潘俊面前。潘俊站穩身子才看清眼前女子的模樣。女子身穿一襲碎花布衣,紮著辮子,一雙大眼睛笑咪咪地盯著潘俊,看上去不過十七、八歲,手中果真握著一枚拳頭大小的流星球。

「妳究竟是誰?」潘俊面不改色地問。

「姊姊,妳跑得可真快啊!」一個男孩從巷子深處跑出來,看樣子只有十五、六歲。他跑到女孩的面前,氣喘吁吁地說:「姊,妳跑這麼快做什麼?」

「是你跑得慢好不好?」女子反駁道。

「咦,他是誰?」男孩忽然注意到站在眼前的潘俊,上下打量著他,過了一會兒小聲地問:「姊,這就是爺爺要找的人嗎?」

「嗯,應該就是他,」女子說道。

「看起來⋯⋯看起來怎麼這麼單薄啊?」弟弟對潘俊的身材十分不滿意,或許在他印象中,御蟲師都應該是身材魁梧之人。

「肯定是他,」女子很肯定地說。

「我覺得不像,老姊妳是不是搞錯了?」弟弟再次打量了潘俊一番:「要不我試試他?」

「我剛剛已經試過了,」女孩的話剛說完,男孩早已經出手。潘俊沒料到這狀況,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,那男孩的手已經到了近前。

潘俊下意識將手按在腰間,忽然一個黑影從他身邊閃過,男孩的手停在半空中。

「住手,」一名老者按住了男孩的手,「怎麼這麼無禮?」

男孩將手從老者的手中抽出來,吐了吐舌頭,淘氣地笑了笑說:「爺爺,我只是試試他,您瞧他那副單薄樣,一點兒也不像御蟲師。」

「你懂個屁,」老人火氣沖天地說:「要不是我剛剛及時出手,這會兒你的小命都沒了。」

「咦,真有那麼厲害?」小男孩驚訝道,一會兒又輕蔑地說:「爺爺別滅了自己士氣,長別人威風啊。」

「你⋯⋯」老頭兒的脾氣也真夠火爆,伸手便要打那孩子。潘俊急忙道:「前輩是不是來自新疆的歐陽前輩?」

老人的手停在半空中,原本的一臉怒色轉眼間消失不見,他大笑道:「我就是歐陽雷火,你是潘俊吧?」

潘俊連忙拱手道:「原來您就是雷火前輩。」

他早從父親那裡聽說這個歐陽雷火是火系的傳人,人如其名,脾氣火爆,一點就著,所以人稱「火雷子」。今日一見,果然有那麼一股火藥味。

「別那麼客氣,今天我就是來找你的,」歐陽雷火說話不會拐彎抹角,直奔主題,「而且給你帶來了一個好生意,你願不願意做?」

「晚輩願聞其詳。」

「別前輩晚輩的,現在你是木系的君子,自然和我是平輩,哪來那麼多客套。」

歐陽雷火口中的「君子」是對五系當代傳人的尊稱,現在幾個家族的人丁沒落,這樣的稱呼也漸漸少有聽聞。

「愣著幹什麼,總不能讓我們站在街上談生意吧?」歐陽雷火見潘俊不說話,便毫不客氣地說道:「你家不就在前面嗎?咱們到裡面說。」

「好,那您請,」潘俊這個請字還未出口,歐陽雷火已經大踏步向潘俊家走了過去。身後的男孩笑嘻嘻地看了潘俊一眼,緊緊地跟在爺爺的後面,而那名女子在走過潘俊身邊的時候拍了拍他的肩膀,輕聲道:「身手不錯⋯⋯

他們三人走在前面,停在巷子裡的警車卻遲遲不敢擅動,因為皮猴依舊盯著那輛車。

「奎娘,」走出幾步的女子朗聲道:「過來。」

她的話剛說完,那皮猴像是一道黑色閃電般快速地跟了上去。

              *   *   *

「什麼!日本人?」潘俊立刻拍桌而起,朗聲道:「我寧可救一隻豬、狗,也不會救他們。」

他的聲音中帶著憤怒,在整個大廳中迴盪著。

「為什麼?」歐陽雷火語氣中也充滿怒氣。

「他們在中國做過什麼好事!我真不知道您為何要救這樣一個畜生!」潘俊冷冷道。

「潘俊,我告訴你,我敬你是木系的御蟲師才低三下四地求你,要不然老子我早就殺了你,」這歐陽雷火脾性特殊,本來是求人,好言商量還唯恐不及,有時卻比誰都蠻橫。

「您就算殺了我,我還是那句話,不救就是不救,」潘俊雖然年紀輕輕,卻深知為人處事的中庸之道而能在亂世中明哲保身,但是他對自己的原則還是頗多堅持。

「你再說一次!」歐陽雷火這時已經拉開了架勢。

潘俊嘴角上揚,輕蔑地笑了笑,一字一句地說道:「不⋯⋯救。」

這可把歐陽雷火氣炸了,啪地一掌拍在桌上,桌子應聲破了一個大窟窿。女孩連忙跑過來勸道:「爺爺,您先別動怒,把話說清楚再問問潘俊哥哥是不是要救啊。」

「我⋯⋯」歐陽雷火還要掙扎說下去,卻被孫女攔住了。他坐在椅子上,臉憋得通紅,不停地喘著粗氣。

女孩走到潘俊面前說:「潘俊哥哥,我也知道你仇恨日本人,現在全中國誰都恨不得將他們剝皮抽筋,但我們要救這個人,確實是有原因啊!」

潘俊雙目微閉,心中默念定心經,讓自己的心緒平穩下來,然後說道:「那妳說說原因吧!」

潘俊想,今天我已經因為馮萬春破了規矩,難道還要再破例一次嗎?

原來這火系御蟲師早在明朝初年便衍生出兩個派別,雖然都是歐陽家族,但是這兩個家族卻有著本質的區別。一支是歐陽雷火家族,主要以豢養皮猴為主,強調自身修養,皮猴為輔,生活在新疆吐魯番盆地中部,據說是在︽西遊記︾中火焰山附近;而另一支則遠走海外,他們更注重控制,將對皮猴的控制發揮到了極致,據說定居在日本富士山附近。

雖然都是火系歐陽氏一脈,幾百年來卻因為家族的祕寶而爭奪不休,最後雙方再也禁不起內耗,終於轉到了談判桌上。經歷了數個月的商量之後,雙方決定這祕寶由兩個家族輪流保管,百年替換一次。

在火系家族看來,祕寶在誰的手中,那麼誰就是火系正支。幾十年前祕寶回到了新疆的歐陽家族手中,然而幾個月前卻出現了一群神祕人物。

這群日本人以考察的名義來到新疆,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,他們一行大概有兩百多人,其中一半是軍人出身,所謂的考察不過是種掩護。一個月前的某天夜裡,十幾個人偷偷地潛入歐陽家,乘著夜色摸入家族收藏祕寶的密室中。

幸好被值班的徒弟發現。正當他想叫人的時候,忽然一隻皮猴出現在眼前,那隻皮猴比自家豢養的大了一圈,而且兇猛異常,口中吐著惡臭。沒等他驚叫,便遭到皮猴致命一擊。

當其他人發現屍體時,已經是半個時辰後了。歐陽家族極為重視祕寶,因此密室內機關重重,別說是外人了,就算是歐陽家族的入門弟子擅入,也會當場斃命。但密室中除了祕寶,其他的東西竟像是不曾移動過一樣,那些人巧妙地躲過了所有的機關。

為了防止祕寶被盜,歐陽家還仿製了三個,如果不是歐陽家的人,是無法分清真假的,而且祕寶下面也有機關,如果不先關掉,必定死於非命,可是密室中竟然沒有一點侵入的痕跡,那些仿造品也紋絲不動。

這人能如此熟悉內部構造,肯定是歐陽家的人。但是再看小徒弟被皮猴所傷,傷口上卻有中毒的跡象。

             *   *   *

歐陽雷火是個粗中有細的人,雖然脾氣暴躁,還是一眼看出是那群日本人做的。因此連夜帶人追趕,那些人不熟悉火焰山的地形,不小心走到了一處山谷,繞繞轉轉走不出去。正好被歐陽雷火眾人沿著腳印追上,一場惡戰在所難免。

半個時辰後,十幾個日本人紛紛倒地。又因為歐陽雷火出手太重,這群人立即斃命,只有一個僥倖存活,拿著祕寶向山谷中跑去。歐陽雷火對地形比誰都熟悉,知道前面是一條死路,也不急於追他,稍微休息後才帶人前去。

到了山谷的盡頭,竟然發現那人躺在地上,一直跟在他身邊的皮猴已經死了。歐陽雷火在那人身上尋找半天沒發現祕寶,不禁火冒三丈,仔細一探卻發現他還有脈搏,但是非常微弱。

為了尋找祕寶的下落,他將這名日本人帶回家中,請了當地名醫治療。但所有人都搖頭,雖然知道這人中毒了,卻不知道是中了什麼毒。一名醫師說,京城潘家應該有醫治這種毒的辦法。於是他們一行人不分晝夜地來到北京,現在那個日本人被安置在客棧裡。

聽完這些話,潘俊躊躇了一下,說道:「也罷。今天就讓我再破一次例吧!你們把那個日本人帶過來。」

兩個時辰後,歐陽雷火一行人等在潘俊後宅的一個小屋門口,歐陽雷火不停地踱著步子,不時向內張望。那個日本人被抬進去一個多時辰了,他本來性子就急,而且這次從新疆專程來到北京,就是想知道究竟能不能救活。

「啊⋯⋯」忽然屋內傳來一聲慘叫。歐陽雷火立刻走上前去,潘俊也正推開門,眉頭緊鎖地說道:「他應該沒有什麼大礙了。」

「謝謝,」歐陽雷火說變就變,方才還準備對潘俊拳腳相加,這時臉上卻堆滿笑意。

「不過⋯⋯」潘俊的話讓歐陽雷火的笑容僵在臉上。

「不過什麼?」歐陽雷火追問。

⋯⋯沒什麼,他沒事了。我等一下開副方子給他服下,三天內應該能甦醒過來,」潘俊又說:

「我幫你們在這裡安排了客房,大家早點休息吧。」說完潘俊頭也不回地走了。他表面冷靜,可是心裡早已經亂作一團了。

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呢?

潘俊回到自己的房間,從衣袖內掏出一枚鋼針,這枚鋼針細如髮絲,一般人很難察覺到。燭光下那枚鋼針閃爍著淡藍色的光,他仔細地看了看,然後從腰間拿出一個盒子,這盒子比手掌還小一些,裡面並排擺放著十二根與那枚一模一樣的鋼針。

這種鋼針別稱「青絲」,正是取自李白(將進酒﹥中「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,朝如青絲暮成雪」一句。因為這鋼針細如髮,柔如絲,再加上表面上淬了木系家族專用的毒藥,燈光下泛著藍綠色澤,所以得名。

木系御蟲師主要是行醫救人,但也有幾件致人於死地的法寶,青絲便是其中之一。青絲一般藏於腰間盒內,盒內有一個小小的機關,輕輕扣動,青絲便會悄無聲息地射中對方。

這盒子經過前人改造,可單發,也可連發。而十二根青絲所淬之毒分為六種,兩兩相同。毒藥來自六種蟲子,依照清朝六部命名為「春、夏、秋、冬、天、地」,毒性各不相同。

那名日本人所中的毒正是冬蟲之毒,中毒者不會死去,但是會長久昏迷,就像是冬眠一樣,直到吃下解藥為止。

可是這種毒藥歷來只有木系的潘家才會配製,這種青絲也屬於獨門暗器,怎麼會出現在那個日本人身上?潘家現在會製造、使用這種毒藥的人,除了自己再也沒有別人了,難道這世界上還有人跟他一樣嗎?

 (更多精彩內容請見《御蟲師:五族之爭》一書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就是創意

就是創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